从做鞋匠到手工匠人,因为一双鞋,他们度过了一生。

赵梦2016-08-26 14:32 东京鞋匠

后台回复“设计说”,日站君会为您推送一条设计物语。

365天,365句经典,每天只更新一次哦。


手艺是一种专长,失去了就没有了。鞋匠这行当说白了就是,做鞋和修鞋,分别表现在制鞋厂和修鞋摊上。


制鞋厂肯定不修鞋,在设计、下料、制坯、成形,等诸多程序里,分工是明确的,科技的进步制鞋业的,机械化程度也越来越高了。他们,却依旧坚持手作



日本女鞋匠大川由纪子


|  大川由纪子女士 |


在东京,她是订制鞋业中少数的女鞋匠,是极少数能拥有自己工作室的女鞋匠之一。与中途因热情而转行的一些鞋匠不同,大川女士似乎从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对鞋的热情,是一份近于疯狂的热情。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经典的作品,潜意识里认为它已经是过去的东西。可是静年轻时的她兴趣很广泛,甚至曾经与一队爵士乐队一起录制过一张Single,然而对鞋子那份热情一直保留在她的心中。在她大学毕业之后,她进入了一家制鞋公司工作,成为了一名鞋子设计师。


工厂制造的皮鞋,似乎不是她想要的,于是她离职,去了一家制鞋工坊工作。之后,她还辗转各地学习制鞋。


|  工作室里的工具  |


工作了数年之后,她重新回到了日本,她想把英国的制鞋技术带到日本。所以她开了一所制鞋学校,希望可以把这份技术传递下去。



|  专注的为客人量尺寸  |


“我希望我的每一双鞋子,都可以陪伴我客人一辈子。所以了解客人的生活方式,了解他们的喜好是很重要的。”



|  雕花样式  |


她做的样本,款式都很传统、简单。从做工上看,她的鞋不是最细致的但与我们一般所看到的日式“精细”不同。



我们的作品之所以不耐看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没有强大的理论的支撑,仅仅停留在执行层面比较多,而忽略了对设计本身这件事的研究,没有支撑的东西。


值得一提的是,她个人更倾向做用塑料与皮料作为客人鞋楦的制作材料。虽然用原木制作鞋楦在绷楦时有一定帮助,但无法避免热胀冷缩的问题。


“我的鞋子在客人脚上必需是舒服的。”


|  工作室一角  |

她是一位难得的鞋匠,能以日本传统女性的那份温柔与细腻的观察为客人制鞋,是她对传承这份技艺的坚持。



“当你疲累地工作回家,眼皮累得快要合起来。低头的那一刻,看到那一双一直陪伴着你的鞋,你肯定会重拾你的微笑。因为它们的美,因为你并不孤独。”


日本鞋匠柳町弘之



HIRO YANAGIMACHI工作室创建于1999年,他们家有几点是比较特别的。

鞋面制作过程:



基于柳町弘之的精细与执着,他们家做皮鞋和做靴子也会分开做楦,就算你之前在他们家做过鞋,有自己的鞋楦,但如果你想要做靴子,还是得重新做一个鞋楦,不过自然价格也会增加。



柳町先生对于制作方面的要求异常严格,近乎于苛刻,不过这一点也成就了他今天的技术。



就连另一位日本著名的鞋匠久奈淳史先生曾夸赞:如果单论做工,柳町弘之是日本第一。而事实上,无论是任何一点,他们家的服务都非常细致,特别是full bespoke的鞋子。




他们家的楦型,跟大部分日本匠人走的意大利或英式风格相比,有明显的自家风格。鞋身较短,toe box至鞋尖收窄急速,有着很浓的old fashion的味道。



德国鞋匠Thomas Keil


Thomas Keil是来自德国的一位手工皮鞋制作者,在他的工作室里,我们可以看到手工皮鞋制作的每一个环节。




他的曾祖父曾经就是一个皮鞋匠,去世之后,这门手工艺曾一度凋零。多年之后,Thomas Keil决定重拾手工皮鞋制作,让曾祖父的精神和手艺流传下去。在他建立自己的工作室之前,师从一个匈牙利的皮鞋匠,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实践,在汉堡建立了自己的皮鞋制作工作室。



Keil的工作室内只有一张工作台、一整排制鞋用工具、一张板凳和一张小皮沙发。



他非常热爱这门传统的手工艺,在每一次制作之前,都会仔细的测量每一只脚的大小,然后在鞋楦上精心打造鞋面和鞋底。




每一双鞋子的制作大概需要三个月,在此期间,你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颜色,并且看着期待已久的鞋子一步步成型。




对于习惯到门店试穿后买了就带走的人来说,要等上三个月才有鞋穿有些挑战耐心,然而,手工定制鞋背后却隐藏着鞋匠对鞋子的执着和对完美的坚持。


之前介绍制造鞋的,修鞋的就不同了:工具箱、砧子、锤子、钉子,几把切割刀子,一个人和他的影子,就是一个摊子……


街头鞋匠李林森


在莫干山脚下的庾村老街,有一家老得掉牙的布鞋店。鞋匠叫李林森,在这里已做了一辈子的布鞋子了。他做的布鞋质量好,上海、温州有不少人为买他做的布鞋。

    


布鞋店座落在德清县莫干山脚下的庾村老街黄郛东路上。



看到了这只积满灰尘的老灯泡。不知那泛黄的灯光,曾陪伴李师傅度过多少个夜晚。


鞋店只有十来个平米,一眼看去,全是一堆堆的鞋底、布料,凌乱而有次序。



鞋面穿旧不走样,鞋底穿破不毛边。做一双布鞋,要有十几道工序。


糊布衬、剪样板、粘鞋面……做一个鞋帮,就有八九道工序。再把鞋帮和鞋底钉好,到鞋楦定型,用白碳烘干,这样算下来,一双鞋真正完成需要十几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马虎不得。这是为了保证鞋子能合脚、牢固。



做布鞋需要的工具,大大小小有二十多种。



这里摆放着各种鞋码的木头鞋楦,最大的有45码。



李师傅估算了一下,45年来,自己做的布鞋应该有80000双左右。样式也从传统的园口、小方口布鞋,转变成了如今的松紧鞋。

现在的鞋店是1973年搬过来的,38年来,摆在窗边的缝纫机位置都没换过,老李也一样坚守在鞋店。


随着时代的发展,修鞋这门老行当,已慢慢淡出我们的视线。



正在消失的行当修鞋匠


在我们的城市里,只有为数不多的修鞋匠,仍然坚守在街头巷尾。


一个老旧的工具箱,一架用得油光发亮的老式补鞋机,就是他们谋生的行头。


他们的工作平淡无奇,却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



无论在哪个年代,匠人的心和手都是最细腻的情怀,在皮鞋行业,手工鞋无疑是最高端的技术。一双纯手工皮鞋不仅能彰显自身的品味,更是一种表达自我个性和风格的方式。日站君真心不愿看到这门手艺消失,希望能继续留长存,走的更远。


From:设计宝头条(ID:shejibaoapp)


End

日站君推荐这位有灵魂的gril


日站君私人微信

japandesign2050

你造吗

搭讪日站君

比看片儿片儿还有意思


有2条评论

0/300
发布

最新评论

发 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