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献血”黑市曝光!患者等救命血,血托却吃差价!

周慧仪2016-06-15 17:57 无偿献血互助献血制度血托


今天(6月14日)是世界献血日。互助献血本来是为亲友奉献的温暖之举,但血托却利用这种爱心之举,变为自己的摇钱树。


南都记者接到献血者报料:一个名叫“广州有偿献血中心群”的QQ群不时发布献血信息,背后其实隐藏着一条“有偿献血”黑色交易链条。


经过记者暗访调查发现,这些血托在广州市内一些三甲医院内散发小广告,向病患兜售血液,两个单位的血量收费由800元至1200元不等,获取病患血液需求后,在QQ群有偿招募献血者前往广州血液中心,以互助献血方式指定献给病患。献血成功后,支付献血者450至500元不等报酬,通过赚取受血者与献血者之间的差价牟利。



血托塞在某三甲医院血液科隔离病房外插座上“提供互助血小板、临床用血等信息”的小卡片。


广州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明确表示,血托的这种行为系违法,血液中心一经发现也会马上报警处理。他承认,广州的血液确实有缺口,才会出现血托钻空子的现象。昨日(13日),南都记者也在广州血液中心属地的越秀区华乐派出所报警,并将掌握的情况提供给派出所民警。目前,警方已受理该案。


报料

QQ群不时发布有偿献血信息


网友小周(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今年春节期间,他在一个推荐兼职的QQ群见到有人发布“有偿献血”的信息,他出于好奇,表达献血意愿,随即被拉进一个名为“广州有偿献血中心群”的QQ群,“连续一个月左右,我在很多兼职群见到有偿献血信息,但详细的信息只发在广州有偿献血中心群。”



有偿献血QQ群。


“学校也会组织献血,毕竟献血利人利己”。在一次QQ群发布献血需求信息之后,小周考虑到献血既能救人又可以拿到报酬,便发私信联系献血信息发布者。经过沟通,发布者告诉小周献血的具体地点、时间以及受血者姓名、住院号、床号,并提供与血托接上头的联系电话。


小周与血托见面之后,在广州血液中心献血400毫升。“拿到互助献血登记表、献血证,我交给血托,他给了我500元现金。”小周告诉南都记者,血托会指导献血者如何回答护士提问,如若遇到护士询问睡眠时间,是否熬夜?要统一回答“晚上10点睡,早上7点起”。


“献血本来利人利己,但血托有时候会编造信息,也会影响献血人的健康。如果有一些不太了解常识的年轻人,没到间隔周期就去兼职献血,不顾身体健康,会伤害自己的身体。”献血之后,小周觉得如此献血可能会带来一定问题,便向南都报料。


其实,这种血托并不鲜见,南都记者在QQ上以“广州”“献血”为关键词,便搜索到79个相关群,其中有29个为“有偿献血群”。


入群

记者进群后马上有血托搭话


拿到小周提供的QQ群号码之后,南都记者加进这个有偿献血群。该群创建于2016年2月11日,截至发稿时有326名成员,平时该群基本处于“全员禁言中”的状态,只有群主会不时在群里发布一些献血信息,列明时间、所需血型。例如,6月8日群主发布一则献血信息:血小板满15天,全血满3个月,不限制血型,一个单位为160元,之前做过互助献血满15天的也可以再去。


有偿献血群不时发布献血信息。



有偿献血群全员禁言,有血托不时发布有偿献血信息。


南都记者进入QQ群当天,就有一名昵称为“林”的网友发私信询问是否献血以及血型。记者回复血型为O型,他当即给出两个单位450元的报价,并表示愿意等的话,报酬可以加到500元。随后,他对记者提出要求——“体重过百,半年内没有在广州互助,有身份证”,献血地点位于小北地铁站C、D口附近,其实是位于广州越秀区麓苑路的广州血液中心。


6月12日,该群群主又发布信息称“近期由于几个血库告急,广州市血小板爱心献血互助,需要A、B、O、A B血型志愿者”。虽说是“志愿者”,但点明“待遇是400-500元,日结”。如给指定的患者互助献血,家属补偿400-500元,不指定患者,单纯爱心献血给医院没有任何补贴,“家属补贴与医院无任何关系”、“因为患者换血医院的价格太高,部分血型供应不上,患者家属才委托招人过来互助献血”。


高度近视是否有影响?面对记者询问,对方回答“没事,没肝病之类的就行”,并提醒“这两天不要喝酒,油腻的东西也别吃”。如果血液不过关,就没有钱。记者询问是否可以拉上同学?他说“要把同学的血型统计好”,并与记者约定献血地点、时间,要了联系电话。没过多久,记者收到一条短信,内容介绍了献血的一些注意事项。


接头

快餐店见面填写互助献血表


7日上午,南都记者收到血托发来“可以献血”信息,并按照指示赶到越秀区麓苑路距广州血液中心约100米处、一家名为“飞扬美食”的快餐店门口,见到身穿黑色T恤的联系人。当时,他周围约有七八名男子,沿马路站着。


随后,该联系人介绍一位身穿红色衣服的男子负责接待,带着记者走进快餐店。只见店内摆着三张桌子,坐着几名年轻男子,均没有在用餐。未等记者坐下,红衣男子急切查看记者手臂,询问“有没有献过血,是什么血型?”记者回答没献过血、血型为O型,他向同伴要来两张单子给记者。


这是两张互助献血登记表,上面有“血液需求病人的医院、姓名、住院号及亲属的名字”,两名病患来自广州市内两家不同的三甲医院。“记住病人的名字,你是王某的朋友。”红衣男子嘱咐记者要以病人亲属的朋友名义来献血。


“你们等下拿着这个单去血液中心三楼,就说是互助的。护士会给你一张单,这个(血小板)必钩,这个(两个单位)必钩,病人名字和住院号必须写对。”红衣男子拿来另一张互助献血单教记者如何填写。红衣男子还问起记者有没有药物过敏史。记者回答“有”之后,红衣男子马上告知不能这样说,“你一说有,你在广州就献不了血,我是为了你好”。


红衣男子还指导记者如何回答护士提问,包括说早餐吃了点面或粥,最近没感冒等等。随后,他又问记者近视多少度,听到“700度”的回答之后,他表示很惊讶。没过多久,他说道:“你就说400度好了,进去测血压时,你就把眼镜摘了,那一段路就让他(与记者同行人)带着你。”说完所有注意的事项后,红衣男子让记者拿出身份证,他会带着去广州血液中心,记者以未带身份证为由离开。


核查

患者家属称血液紧张才买血


9日上午,南都记者来到某三甲医院血液科,核实暗访中看到的互助献血登记表上,一名王姓的受血者。经医院护士确认证实,登记表上的王姓病人确实住在该院血液科,床号与登记表上一致。


当天,王姓病人已经入隔离病房,两名家属在病房外隔着玻璃窗守候,一名家属系王姓病人的表哥。他告知,他们系湖南人,表妹去年8月被查出患有白血病。之前,一直在深圳治疗,效果不太理想,因打听到该三甲医院骨髓移植比较先进,就转到这里寻求治疗,目前医疗费已经花去40万元。


“表妹生这病,经常发烧,一发烧就需要输血,但医院告诉他们血液紧张,家属只能到外面想办法。”王姓病人的表哥告诉南都记者,王姓病人的血型确实为O型,与当日献血表上一致,在外买血是王姓病人的兄长(即登记表上的王某)在联系。购买两个单位血小板约为1400元。


在医院的血液科隔壁病房外,南都记者看到多张血托塞在病房外对讲机上的红色小卡片,上面写着“长期提供血小板(A型、B型、O型、AB型),医院临床用血(红细胞、血浆)及骨髓干细胞,如有急需请联系我,价格优惠,长期合作”,卡片上留着一个名为“阿浩”的联系电话。


医院里血托散发的小卡片。


随后,南都记者以该院患者家属的身份拨通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男子,他在电话里询问记者在哪家医院、需要什么血型,并介绍价格:“一般是抽两个单位,血小板就是1000元,普通血浆就是800元。”


血托详述流程保证血液安全


记者表示担心血液会有问题,该男子让记者放心,并详细介绍整个过程:“你不是要找医生开一个互助申请血小板的表吗?开完之后知道病人的姓名、血型、住院号和性别,我就拿着这个单子到广州市血液中心,就是麓苑路那里,到血液中心里面找人去体检,如果体检合格了之后才能去献。献过之后,广州市血液中心会有一个红色的回执单给我们,我把这个回执单交给你,由你交到你们外科楼1楼,然后确认好了有这个血小板、全血的话,然后你就把这个钱给我。”


该男子保证献血者都是在血液中心里面体检,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也透露,医院很多患者都从他那里买过血。



原因

血液紧张导致血托有机可乘

利用互助献血制度漏洞牟利


其实,这些血托之所以能够生存,主要就是利用互助献血的制度漏洞。互助献血是什么?病人可动员家属、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患者亲友可在血站献血(任何血型),并凭献血证为患者换取等量指定血型用血,只要求献血者与病人相识。


广州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明确表示,对于互助献血,国家没有相关法律有明确的界定,“亲戚朋友、社会友人都可以互助献血”。实际上,血托正是钻了法律上没有明确界定互助献血的空子。


是否由于血液紧张导致患者买血呢?付主任说,血液紧张客观存在,特别是血小板,广州市采集血量全国城市排名第二位,仅次于北京。但是,由于外地来广州看病的重病患多,用血量就多,而采血量又仅限于广州市内,导致供需矛盾,尤其是血小板,有时多有时少,又受限于保存时间,“血小板一般最长保存5天,最短1天,不像纯血红细胞可以保存35天,特别紧张。”


付主任介绍,血液紧张是全世界的问题,“广州血液中心的血小板采集量可能是一两个省份的总量,但还是不够用”。因为病患增多,血量有些供不应求,一些不法分子组织血液买卖,抓住互助献血一些漏洞进行不法交易,赚取差价。


打击

我国法律明令禁止有偿献血

献血血液均要通过严格检查


我国实行无偿献血制度,法律明令禁止有偿献血。《中国人民共和国献血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非法采集血液的;(二)血站、医疗机构出售无偿献血的血液的;(三)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


付主任表示,不管是国家法律,还是各级政府,还有血液中心,都是旗帜鲜明打击这种违法行为。之前,接到过市民反映类似情况,也在公安机关报过案。除极力配合公安机关打击这种违法行为,他们也会加强血液中心内部的管理。血液中心极力配合打击这种违法倒卖行为,会和市内重点医院加强沟通,共同打击不法行为,“我们还要通过广泛宣传让百姓了解无偿献血完全是一个不存在创收的公益事业。”


“目前互助献血的流程系省卫计委所定,医院只是进行一定的把关。一般是医生让病人填好表盖好章,经过审核才来血液中心进行采血工作,我们主要是配合医院血液采集、检测工作,保证血液的安全性。”付主任说,只要是在血液中心采集的血液,都要经过严格检测,特别是对是否感染乙肝、丙肝、艾滋病、梅毒等,检查合格才能采集。国家要求去年底开始全覆盖核酸检测,广州2011年就开始了,“如果血液检测不合格,血液即报废,会通知献血者;如果献血检测合格,则会告诉献血者血液的去向,到哪个医院哪个病人,过一段时间可以在网上查看”。


患者等着救命血,但血库紧张,催生黑市,看到这篇报道,请转发让更多人加入到无偿献血的队伍中吧!


患者急需救命血,但广州血库供应不足,衍生出血托黑色市场,如何缓解用血紧缺的难题,你有好的建议吗?欢迎留言给我们。


南都记者


* 公众号如需转载南都君原创内容,请后台联系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南都君特选(戳下方标题)


发 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