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藕汤的成本帐:价格10年涨三成 人工却涨3倍

邓家婵2016-02-29 11:15 制造业人口红利香满园

  中国制造业正面临一波转型升级危机,从前引起为傲的人口红利开始消失,产品价格的上涨赶不上人工成本的上升,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制造业又该何去何从?

一罐藕汤的成本帐:价格10年涨三成 人工却涨3倍

  因为《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一篇文章,中国制造业成本与美国持平甚至超过美国的话题,引发了各方的热议。中国的制造企业成本何以迅速上升?《纽约时报》的文章说,是因为中国工人工资收入水平上升、中美之间的汇率发生了变化、中国能源成本价格迅速上升。这样的分析不无道理,但是,多少有些脱离中国实际。

  一个中小企业成本账 用工费年涨8%

  产品价格10年涨三成而人工成本却涨了3倍,资金周转率低致融资贵难解

  一家农产品加工企业,每生产一罐售价32.9元的莲藕汤,就要付出约2.3元的人工成本,相比10年前,费用已涨了3倍。而这,或许只是中国制造业目前成本上升的一个缩影。

  曾几何时,“中国制造”曾是国人的骄傲,大量的劳动力、低廉的价格……人口红利一度支撑了中国经济发展。不过目前,一方面制造业发展遇到成本、创新等瓶颈。另一方面由于国际经济不景气,需求萎缩也影响到制造业的发展。

  然而,尽管“钱不再那么好赚”,但不少企业正积极寻求出路。有着88年历史的双虎涂料,正是通过提升质量、完善服务、国际化突围,成为传统制造企业“智造”升级的典型。

  “2015 年下半年启动的‘中国制造2025’是一种新的赶超战。”2月26日,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产业组织研究室副主任郭朝先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中国制造2025’以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为主线,能促进中国制造业向中高端发展,加快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进程。”

  “十年间,一罐藕汤(1公斤)的价格上涨了37%,但人工成本却已涨了3倍。”

  2月25日,武汉香满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红卫见到长江商报记者时一脸无奈。他介绍,一罐汤的人工成本为2.3元,占总成本23.2元的10%,年均涨幅达到8%。

  王红卫向长江商报记者提供的一份账单显示,一罐藕汤售价32.9元,成本23.2元,其中,除了人工成本外,运输成本1.5元,包装1元,税收1.9元,原材料成本13.92元,剩下的2.58元成本,并没有列出明细。

  “5000平米厂房,月租金最少5万元。”王红卫说,如果算上厂房租金及资产折旧,一年销售额2000多万元,仍难以盈利。

  或许,香满园生产经营的高成本只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缩影。

  “成本优势的不断削弱,的确是当前中国制造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曾表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秘诀在于低成本竞争优势。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我国制造业面临的人口、资源、环境约束不断强化,企业在土地、原材料、能源、劳动力、融资、物流等方面的成本不断攀升,加上国际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中国制造的传统竞争优势的确不如从前了。

  不过,有专家表示,“中国制造”在向“中国创造”的转变过程中确实面临不少挑战,但仍具综合竞争优势,随着人口红利的减少,向“智造”迈进将是中国制造由大变强发展的重要方向。

  人工成本10年涨3倍

  对于武汉香满园食品有限公司而言,曾经廉价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已经丧失,转而成为公司发展的障碍。

  春节过后,香满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红卫一直在思考如何降低公司用工成本,至今毫无头绪。

  毕业于武汉粮食工业学校、早年下岗的王红卫,2004年多方筹资创办了香满园。起初,他做武昌鱼风干产品,但三年过后,激烈的市场竞争让他陷入亏损境地。2006年,他突发奇想,做起了莲藕汤生意,而在2007年,他的产品已经进入了中百、武商量贩、家乐福等大型商超。

  “一罐汤24元,普通人家自己制作也要这个价。”王红卫说,那时以低价开拓市场,依赖的就是低廉的人工成本。公司聘请的工人都是厂房邻近的居民,管三餐饭另外给点人工费就行,那时,人工成本很低。

  然而,那时不起眼的人工成本如今已让他焦头烂额。

  王红卫介绍,10年过去了,一罐汤(1公斤)售价32.90元,涨了8.9元,涨幅为37%。但是,相比售价的涨幅,人工涨幅已经涨了3倍。如今,一罐汤的人工成本为2.30元,占总成本23.2元的10%,年均涨幅为8%。

  “10 年前,工人月工资不到800元,如今是2600元左右。”王红卫说,除了拿到手的现金工资,公司还要为工人缴纳社保费,公司因此为每位工人要支付1100 元左右,这样算下来,公司每月支付给工人的现金在3700元左右。相较10年前的800元(那时不用缴纳社保费),整整涨了3.6倍。

  王红卫曾经有个小算盘,将缴纳社保的钱直接发到工人手中,让工人自行缴纳,工人们也愿意,这样一来,减少了打交道的部门,公司也节省了人力、物力。但此举违背了相关规定,未能实行。

  让王红卫头疼的还不止这些。莲藕汤加工季节性强,一年之中仅有五个月左右生产,其余时间,多数工人要放假,但公司无力承担不做事工人的工资。于是,在与工人签订用工合同时,大多以五个月为劳动期限,试图以此降低人工成本。

  然而,问题就出在这里。工人放假不能领取薪酬,必然另寻出路,等到公司需要这些工人回来上班时,被放假的工人回不来,公司只得另外招人。新人难比熟手,需要再一次培训,且有一个适应过程。一旦订单量大,公司的生产会受到严重影响。

  2月25日上午,长江商报记者在武汉香满园食品有限公司厂区看到,公司莲藕汤生产线已经暂停,10多名工人在鸡汤生产线等岗位上忙碌。

  一名李姓工人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这些在岗的工人是公司长期聘用的,属于公司核心技术人员,即便不上班,公司也会养着。

  王红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去年9月,公司聘用了约40名短期工人,他们只做一些简单的工作。

一罐藕汤的成本帐:价格10年涨三成 人工却涨3倍

  资金周转率低 融资成本依然高企

  中小企业融资贵,同样是武汉香满园食品有限公司面临的难题。

  王红卫向长江商报记者提供的账单显示,一罐藕汤售价32.9元,成本23.2元,其中,除了人工成本外,运输成本1.5元,包装1元,税收1.9元,原材料成本13.92元,剩下的2.58元成本,并没有列出明细。

  面对长江商报记者的提问,王红卫反问记者一句:“为什么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这么高?”

  王红卫透露,香满园属于农产品加工企业,10多年来一直在一家大型国有银行贷款,属于长期稳定的优质客户,这家银行给予的贷款年利率为5%。

  “每年9月需要筹资800万元现金,用于支付原材料款等,就需要向银行贷款。”王红卫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尽管贷款利率享受了优惠,但他只需贷款4个月左右,而银行定的贷款期限是一年,不让他提前还贷,这在无形之中拉高了贷款成本。

  为了应对被拉长贷款期限问题,精明的王红卫采取在几家银行分担贷款额度的做法,但问题又来了。一家银行评估资产后给予650万元授信,另一家金融单位不认这个授信,直接要求找担保公司,无形中增添的担保费又抬高了借款成本。

  “政府一直在努力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但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然存在。”王红卫说,他私下打听得知,不少企业都有类似的遭遇。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一年多来,为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央行先后6次降息、8次降准。目前,我国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年利率最低为6%左右,超过7%亦不在少数,而这并不包含担保费、评估费等与申贷相关的费用。

  事实上,让王红卫感觉融资贵的真正原因或在于资金周转率低,资金占压严重。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王红卫每年9月份获取贷款,购买大量原材料,到次年9月前夕还清贷款,这期间,资金仅仅周转一次,部分资金在账户上睡大觉。

  不过,王红卫已经在想办法破解这一难题。他透露,今年将加大鸡汤生产线的投入,同时力推鸽子汤、鸭汤产品,力争鸡汤销售量超越莲藕汤。

  “鸡汤、鸭汤、鸽子汤生产没有季节性。”王红卫盘算着,一旦开足马力生产,就会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和周转速度,从而降低贷款成本。如此一来,不仅破解了资金成本难题,同时解决了用工问题。

  面对经济转型升级压力,王红卫向长江商报记者感叹,时下人工、土地、物流等成本仍在不断上升,导致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持续攀升,难以形成有效的竞争力。

  不过,他透露,公司正在积极部署,寻求新的突破,力争从多个方面降低生产经营综合成本。

  我国制造业今天所面临的困境,实际上就是经济转型所必须迈过的坎。生产要素成本上升是导致制造业成本上升的重要因素,而政府管理成本迅速上升则是导致制造业成本上升过快的根本因素。因此,如果无法促使政府管理成本大幅下降,降低制造业成本就只能是纸上谈兵。

有0条评论

0/300
发布

最新评论

发 布